written on Dec 26, 13

AZUKI七-『Clair de lune』翻译及碎碎碎碎念

七的新词『Clair de lune』个人渣翻:

  冷たい壁音のない部屋
  窓をあけましょう
  凍えた痛みの痕 そっと塞ぐように

无声的房间冰冷的墙
打开窗户吧
将冰冻着的痛苦悄悄堵住
  

  善も悪もひとりじゃ その価値が見いだせない
  なぜ頼った全てを失うの

善与恶不是一体吗 这种价值观却无法找到
为什么所依靠的全部都失去了呢

  イマハヒトリ 膝を抱えながら
  嘆くことの無意味さだけ知るだけの夜

现在独自一人 抱着双膝
在这只知哀叹的无意义的夜晚

  “自由”ってなんて酷い言葉
  ねぇ“ひとり”にしないでよ
  届かない声は涸れても 鼓動だけは打つ

“自由”是多么残酷的话语
不要再“独自一人”了
即使无法传达的声音干涸 仅剩的鼓动也能打动
  

  孤独も絶望も 知り尽くしても惨めで
  強くもなれないなら振り向かない

孤独也好绝望也罢 竭力知晓也是惨痛的
如果不能变得坚强那么不要回头

  イマハヒトリ 風が雲を払う
  月の明かり揺らぐように 世界を魅せる

现在独自一人 风将云拂去
世界仿佛被月光摇晃着 令我着迷

  光の中 新しい私
  消せぬ想い背負いながら
  まだ生きてゆける

光之中 新生的我
一边背负着无法消去的愿望
一边再次活下去


对于这种每年只是上新曲和艺术照的乐队来说,2013年真是太凶残。本来『Terminus』的标题出来时就在祈祷着『绝对不是flag』,到看到MINIQLO的最后一首『Auld Lang Syne』,基本上也明白了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最近这几年七的活跃度直线下跌,基本上Live以外不见踪迹,想着GC解散了七爷您是不是会销声匿迹了,然后,然后结婚生子供词参政一件件地滚了出来。当年说什么岩哥岩哥的真的岩哥才是人生赢家好吗!这个时候的七如此的活跃除了本身的兴趣外那一定是还要养活一家四口啊。不过右翼什么的真得沒什么好稀奇的,七如果加入的是左翼那才是跌破脑袋也想不通的吧。

大概是拖家带口的,七这些年明显偷懒了许多。『時に』、『過ごした』、『流れ』这些到处可见。乃至这两年最喜欢的『Nostalgia』放在前七年也只是中等水平。毕竟作词不像作曲,再才思枯竭也比寻常的jpop好了太多。翻来以前料理店的访谈,七说开始GC是因为喜欢Yurippe的声音唱出自己的词,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原因吧。Yurippe与七的关系变化也只是没点破的事了。看看07年仁和寺live和besttour两人互动的差别基本上也明白,像last love song的PV场景也只能在过去出现了。结婚生子这件事对两人的关系要么是原因,要么是结果。只是对某些好事者而言更希望是结果呢。【

特别对我这种前中期死命的饭而言,如果说『Locks』的出现是爱恨交加,『Over Drive』则基本上已是遗憾大于喜爱。并不是说不喜欢欢快的歌曲,只是在商业化的时候,无新意,无特色的情况全被暴露出来。叔你在老八里再挽回也无济于事,毕竟重要的两个都懒的懒撑的撑了。不过说到底从Rocks不就是你编曲风格最先左拐的吗!【叔:你以为leader是那么好当的么。

这样看来饼家的饼才是最悲剧的存在。宣布解散后的访谈里一种什么我还没玩够呢的幻觉。那么,LED君可以再见面了吧XD

现在四人分开,七活跃开来,饼和叔继续这在鸡杂里编曲,Yurippe已无消息,明年说个“已有一女”也不会多吃惊。比起说的『GARNET CROWとしてすべての事を出し切りました』我理解的应该算是『中村由利としてすべての事を出し切りました』吧。希望以后出来打脸,或者在喜欢的地方开个咖啡店XD

或许是前七年的GC太亮瞎我眼导致喜欢的七年里面过分苛求。如果说前七年是充满着garnet色泽的宝石,后面的时光里则无可奈何地泯然众石矣。但即使是石头也是陪了我七年的石头,损可以自己损但容不得他人损,何况当年乃们教学楼前不都是石榴树么XD

复习到『クリスタル・ゲージ』的时候完全就是怀着一股啊这就是我喜欢的GC 的感觉被戳到最柔软的部分(如果还有的话)。6月份念叨着既然解散了我也快毕业 ,不过到了来年六月份也会再次拿起『Jewel Fish』来想着另一个自己吧XD

あいのないことばなんでひびかない

于是在2013年的结尾,我终于可将你们的夕阳换下了。

Show Sourc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